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经典语录 >  确山籍著名书法家马健中跋临经典碑帖赏析 网站首页 经典语录 确山籍著名书法家马健中跋临经典碑帖赏析

确山籍著名书法家马健中跋临经典碑帖赏析

  • 语录大全
  • 经典语录
  • 2021-01-14 03:13:54
  • 85
简介天中晚报客户端 2021-01-11 22:28:26 □阮晓林 2020年11月12日上午9时,河南省政协一楼书画院展厅高朋满座,来自省内外数


天中晚报客户端 2021-01-11 22:28:26
□阮晓林
2020年11月12日上午9时,河南省政协一楼书画院展厅高朋满座,来自省内外数十位书法家和全国各地慕名而至的书法爱好者汇聚一堂,翘首以待揭开“马健中跋临书法经典展”高贵而典雅的面纱。

确山籍著名书法家马健中跋临经典碑帖赏析


  ( 一 )
艺术是我与古人交流感觉最踏实的形式。
           ——马健中
《马健中跋临<集王圣教序>》和《马健中跋临<颜真卿争座位帖>》两部书法专著,分别于2018年、2019年由河南美术出版社和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发行。一经问世,很快引起了学界的广泛关注和广大书法看好者的追捧。这次书展便是应众多热情读者的要求和期盼,从两本跋临专著中精选出126幅原作,举办的一次别开生面的跋临书法展。
跋临先贤墨迹,是研习书法一种较高的艺术形式。所谓“跋”,即心得、感悟;所谓“临”,即实墨临写。《集王圣教序》源于书圣王義之笔下的一部集字帖,《争座位帖》则出自千古书法大师颜真卿之手。马健中敢在两位书法圣贤面前“比肩”笔墨,高谈阔论,除了对二人的敬仰、膜拜之外,更多的是来自他数十年如一日研习两位先贤所拥有的艺术功力和深厚的书法理论修养,二者相得益彰,缺一不可。
(二)
《集王圣教序》是我心中盛开的莲花。
      ——马健中

确山籍著名书法家马健中跋临经典碑帖赏析


 《集王圣教序》的跋文,是马健中作为郑州大学副教授在“授人以渔”教研实践中的积累与结晶,他从书法史、论以、及笔法、审美等诸多方面,对王義之的书法艺术进行系统而独到的分析论证。马健中把这篇洋洋洒洒近万字的文论作为跋文,散缀于每个临写的页面,有机地形成了笔法与体悟互证,理论与实践给合的模式,对后人研习王義之书法提供了难得的借鉴教材。
马健中从2001年接触到《集王圣教序》,便爱不释手,潜心揣摩,20年间不敢有所懈殆,对他书法风格的最终形成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目前我们所看到的《集王圣教序》,是南宋年间的拓本,历经1000多年的捶拓,部分字迹边缘已渐模糊,有的笔划被拉肥而显得失真。如今,马健中用他精湛的笔法,为我们呈现出几可乱真的《集王圣教序》临书,既是对先贤经典艺术的传承,也为我国书法事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三)  
书法艺术是我的精神殿堂,是我生命的最高形式。
      ——马健中

确山籍著名书法家马健中跋临经典碑帖赏析


 如果说马健中20年如一日研习《集王圣教序》是对先贤的尊崇和敬畏,那么他用30年光阴忘情于《颜真卿争座位帖》,无疑是一个追求者不懈攀登这座书法艺术高峰的人生苦旅。与从宏观和历史角度评论《集王圣教序》的跋文不同,《颜真卿争座位帖》的跋文是一种开拓性的尝试,他着手于微观,逐字逐句地从该帖的字法源流、结构特征、传承关系、笔法造势等方面进行解析,细致入微地揭示了这一让历代书家为之倾倒的千古名帖之奥妙所在,对于后人研习该帖的启迪、教化意义非同小可,用“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誉之实不为过。
 马健中四年大学学的是中文专业,后又攻读古典文献硕士专业,加之他博览群书,善于思考,勤于动笔,其文笔的表现力和语言的感染力非一般“写匠”所能及。阅读通章凝练而生动的跋文,犹如欣赏一篇浘浘叙来的的抒情散文,给人以绝美的精神享受。在形容“诸候”二字连属无间、自然生动的结构时,他用“鲁公(即颜真卿)挟风雨于肘下,化用晋人以溶金出冶、随地流走之气质浑然而出”。在点评“尚书”二字的流畅时,他用“以笔尖逆藏回拉,如蜻蜓点水之轻灵”加以描述,撩人想象,呼之欲出。他用“其态如乳鸭戏水”,比喻“之”字的优美动态。他用“施于圆转钩挑,势如鹰姿”解读“当人”二字的洒脱。更有“幼虎出山”、“大鹏凌空”、“推拉慢捻”、“淹留牵掣”……画面感十足的组词,给人留下绕梁三日的想像空间。
   (四) 

确山籍著名书法家马健中跋临经典碑帖赏析


 在古人面前,我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马健中
 马健中跋临的两部先贤名帖,均出自于古代碑刻。相对于在宣纸上的挥洒自如,碑刻上的书法毕竟是一种“生硬”的二度创作。包括那些记截先贤墨宝的珍贵碑刻,受当时雕刻工具和匠人技艺的限制,这些碑刻在呈现先贤书法细微之处(如笔断意连)时,难免有其局限性。马健中以其扎实的艺术功力,对王義之、颜真卿两位书法圣贤碑刻名帖形神兼备的实临,完美地弥补了这一历史缺憾。今古书贤,青蓝相对,作为这次跋临书法展现场观众议论最多的话题,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确山籍著名书法家马健中跋临经典碑帖赏析


欣赏马健中两部书法专著中深深浸淫“二王”笔意的小行草跋文,给观者以用笔遒逸,结体萧散的清新亮丽的观感。自古以来,中国书法有“南派风流,北派拘谨”之说,以为只有操吴侬软语,得江湖之灵气的南方书家,才能写出疏放妍妙的启牍之文。马健中自幼生长在河南确山一个穷困且并不灵秀的小山村,竟能写出一手庚续晋唐的精妙小行草,这在众多书家看来,委实是一种“特殊现像”。正如一位著名书法评论家所言:马健中生长在豫南,以“圣教”书风写南派风流,并在当代书坛博得时誉,这对河南书坛来说,即是一个标志意义的存在。

确山籍著名书法家马健中跋临经典碑帖赏析